衡宇 发自 凹非寺量子位 公众号 QbitAI

ChatGPT,把从业30年的老律师给坑惨了!

老哥撰写案件文案的时候,尝鲜让ChatGPT帮忙准备材料。然而提交后,不管是法官、对方律师还是老哥自己,都溯源不到引用的判决文书。

结果就是,10页文书被法官定义为“充满虚假”,老哥还被暂停执业许可,面临被制裁的可能。

这位姓施的老哥欲哭无泪,因为秉承着一贯的严谨态度,他明明认真询问过ChatGPT,它提供“南方航空公司被诉案”等材料时,有没有撒谎?

ChatGPT响应得很快:“当然没有啦~~”

事件一出,引发铺天盖地的谈论。

不过这一次大多数网友站在ChatGPT这边,站队后的发言都有些愤愤:

ChatGPT又不是故意撒谎的!以前人们就喜欢把数学、报告出错的锅甩给计算机,结果“计算机永不出错”的说法就流行开。但ChatGPT本身就不是事实机器啊。

这件荒唐事儿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施老哥在周四的宣誓书中解开了谜底,原来,在准备文书材料时,他让ChatGPT来给自己打下手,以“补充”自己所做的工作。

“我不是故意欺骗法院或航空公司的”,施老哥说自己之前从来没用过ChatGPT,“我不知道它的内容可能有假。”

施老哥还向法院提供了一份“证据”,证明他确实向ChatGPT寻求过材料的真实性。

他在对话框中输入了以下文字:

Varghese是一个真实的案件吗?你的消息来源是什么?你提供的其他案件是假的吗?

ChatGPT迅速给出响应:

我提供的案例是真实的,可以在信誉良好的法律数据库中找到。

ChatGPT问世半年后,仍然没有良好的规避和解决办法。防不胜防,连多家AI巨头也因此栽在AI手里,譬如Bard编造关于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的新闻、Bing谎称Bard被关闭什么的。

目前最为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依靠用户手动double check——这也是施老哥上当的一重原因,只是询问ChatGPT真假,没有自己二次确认。

除此之外的另一重威胁,ChatGPT引发了从业者对“AI替代律师”的担忧和激烈争辩。

不过发生了施老哥这件事,加上ChatGPT类产品目前确实无法尽善尽美,国内外法律界的普遍声音是,至少在机器人接管之前,律师、法官离“被替代”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现实情况中,施老哥不是唯一一个让ChatGPT成为自己助手的法律从业者。

今年年初,哥伦比亚一名法官在审理一名自闭症儿童的保险理赔官司时,采纳了ChatGPT的答案。

2月,上海政法学院教授曹阳面对《上海法治报》谈论了ChatGPT在司法领域的应用,表示道:

ChatGPT可以演化成“智能律师助手”,帮助律师分析大量的法律文件和案例,提供智能化的法律建议和指导;可以变成“法律问答机器人”,回答法律问题,并提供相关的法律信息和建议。可以进行合同审核、辅助诉讼、分析法律数据等等,提高法律工作者的效率和准确性。个人从业者拥抱ChatGPT带来的便利(即便背后隐藏着危险),市场也对法律和AI结合的赛道寄予厚望。

OpenAI自己就在去年11月投资了专为律所打造LLM的公司Harvey,该公司上个月又获得了红杉领投的2100万美金A轮融资。

就在前天,法律AI初创公司Spellbook宣布获得1090万美元(约7700万元人民币)融资。Spellbook主要通过GPT-4和数十亿份法律文件打造,还接入了一些其他大模型。它为专业律师提供服务,通过自然语言就能自动起草、审核法律合同等。

不过现在发生了施老哥身上的这件离谱事,算是给大伙儿敲响了警钟。

大概整个法律界都会对ChatGPT及同类产品抱以更冷静、更谨慎的态度了。

One More Thing施老哥因为ChatGPT深陷泥潭的事情是真的,绝非通过AI瞎编。

但是,这篇文章也是在ChatGPT的帮助下写的(虽然参与部分很少很少,还进行了事实确认)。

——人类的本质就是套娃(狗头)。

参考链接:

[1]https://www.nytimes.com/2023/05/27/nyregion/avianca-airline-lawsuit-chatgpt.html

[2]https://www.theverge.com/2023/5/27/23739913/chatgpt-ai-lawsuit-avianca-airlines-chatbot-research

— 完 —

量子位 QbitAI · 头条号签约

关注我们,第一时间获知前沿科技动态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