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乐水

事实上,不止三星,目前必应正凭借差异化的技术优势,俘获越来越多的客户。Similarweb数据显示,自2023年2月7日,微软将ChatGPT技术整合至必应后,必应的下载量翻了8倍,而同期谷歌的下载量下跌了2%。

下游采购商对AI大模型的追捧,也反过来要求云服务商不能再单纯地卖算力,而是需要提供成熟的模型。

对此,李彦宏表示,“之前企业选择云厂商更多看算力、存储等基础云服务。未来,更多会看框架好不好、模型好不好,以及模型、框架、芯片、应用这四层之间的协同。”

这也颠覆了云服务平台的创收模式。此前,云服务商只需要根据客户针对定量的算力和存储的租用情况收费即可,但到了AI时代,在算力和存储之外,客户还需要AI通用能力,因此,云服务商需要与此前截然不同的商业规划。

比如,百度推出的企业级“文心千帆”大模型平台,就按调用输入、输出的总字数付费,收费标准为0.012元/1000 tokens。

无独有偶,阿里云智能集团CTO周靖人也表示,未来阿里云会推出多种参数版本的千问大模型,客户可根据需求选择不同模型规模的训练服务,按token收费,“专属大模型云上推理可选择按token计量计费的后付费模式或账号权限 资源包的预付费模式”。

由此来看,阿里云启动“史上最大规模降价”,一方面固然是为了争抢客户,另一方面,其实也是因为看到了AI大模型蕴含的巨大价值,主动做出的商业模式调整。

阿里云敢于跳出舒适圈固然值得尊敬,但AI大模型技术的特征,也可能颠覆云计算市场现有的格局,为初创公司提供弯道超车的机会。

比如,曾经阿里云的客户字节跳动,已经开始在云计算的AI大模型赛道发力,2023年4月18日,火山引擎发布了自研DPU等系列云产品,并推出新版机器学习平台,后者支持万卡级大模型训练、微秒级延迟网络,可以让大模型更快更稳。

对此,火山引擎总裁谭待对外表示,“火山引擎不做大模型,要先服务好做大模型的公司。国内大模型领域的数十家企业,超过七成已经在火山引擎云上。”显然,字节跳动在云计算的AI大模型赛道走了一条不同于阿里云的路线。

由此来看,虽然目前阿里云的营收和市场份额仍居于中国云计算市场前列,但其正面临“失速”的挑战。

庆幸的是,2023年,AI大模型异军突起,为云计算提供了全新的“解题”思路。针对AI大模型,阿里已经开始调整业务和创收模式。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AI大模型技术的特征,也可能给初创企业提供超车阿里云的机会。因此,未来阿里云能否继续保持桂冠的优势,尚需时间检验。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