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检察官介绍,一些密聊软件如“飞机”“纸飞机”“密聊猫”“蝙蝠”“事密达”等,因能为销毁证据提供便利,受到犯罪分子的“青睐”,成为犯罪分子实施新型电信网络的工具。

而同时,密聊软件因其新奇性,容易吸引未成年人、在校学生等使用,犯罪分子便使用密聊软件与他们联系,并教唆、引诱其犯罪,传授犯罪方法等,使未成年人、学生沦为犯罪“帮凶”。

密聊软件“蝙蝠”“密聊猫”“纸飞机”“事密达”图标

通过密聊软件接活

未成年人成电诈帮凶

未成年人欧某为赚钱,明知“上线”犯罪分子实施犯罪,仍通过密聊软件与“上线”联系,为其提供引流服务,并联合同学共同招募团队成员,一起向犯罪分子提供帮助。日前,欧某、洪某因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被移送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检察院审查起诉。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2022年1月至3月,欧某通过QQ结识了境外犯罪分子“上线”(身份尚不详)。为规避监管,“上线”教唆欧某下载“飞机”软件,为其实施网络犯罪引流吸粉,并向其传授引流话术。欧某明知“上线”在实施犯罪,为赚钱牟利,仍通过“飞机”软件从“上线”处获取话术、被害人手机号、企业微信群码等信息,为“上线”实施犯罪提供引流服务。

此外,欧某还联合同学洪某、潘某等人,共同招募团队成员,该团队成员专门负责打电话或者发信息寻找被害人。当成功添加被害人的微信号后,该团队成员就冒充电商客服,以少量红包诱骗被害人关注真实的京东或美团微信公众号,然后再以发红包或完成任务得佣金等手段,诱骗被害人添加“上线”提供的企业微信群。每成功添加一人,“上线”都会通过虚拟币或支付宝口令红包的形式向欧某支付佣金。

目前,警方已发现通过欧某等人介绍给“上线”的被害人有4名,被金额达60余万元。

2022年3月,公安机关接到线索后立案侦查,先后将欧某、洪某、潘某抓获归案。该案报捕后,检察机关认为无逮捕必要,对3名犯罪嫌疑人不批准逮捕。

今年4月,公安机关将欧某、洪某以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移送台江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对潘某仍在侦查中。

联络信息“阅后即焚”

警惕密聊软件成为滋生犯罪的“温床”

魏某为帮他人“跑分”,拉来邢某入伙,并指导其下载密聊软件“跑分”,陆续替上家转移15万元左右的资金。二人均因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被公安机关抓获。鉴于魏某是取保候审期间又涉嫌犯罪,近日,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检察院决定对其批准逮捕。

魏某到案后交代,今年3月7日,其联系邢某在一家网咖见面。邢某带了一张,魏某帮他在手机上下载安装“纸飞机”软件,在注册账户、添加好友后,又将他拉进“纸飞机”群,让邢某按照群里上家的要求开始“跑分”。经查,从3月7日晚10点到3月8日下午,在魏某的指导下,邢某所持有陆续替上家转账15万元左右的资金,直到银行发现此卡操作有问题,将卡冻结。通过此次“跑分”,魏某和邢某一共收到好处费1440元。

此案中出现的“纸飞机”软件引起了检察官的注意。2021年以来,南京市检察机关在办案中陆续发现,在一些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经常会采用“纸飞机”等密聊软件与上家进行联系,并组织他人提供“跑分”,再获得提成。

据介绍,所谓的“跑分”,是指提供、电话号码以及第三方支付平台账户等身份信息,帮助上家转移非法资金,从而获取佣金的行为。而密聊软件具有极强的私密性,其“阅后即焚”的功能可以帮助犯罪分子及时消除相互之间的联系内容,防止司法机关从聊天内容中获取证据。

南京市江宁区检察院办理的一起案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从多家银行办理了9张,并通过“蝙蝠”密聊软件将其中7张卡提供给上家使用,不久后便收到了5万余元的提成。在被抓获归案后,该名犯罪嫌疑人根本不知道向谁提供的,而由于“蝙蝠”软件中的聊天内容被“阅后即焚”,至今上家仍未被抓获。

“从办案情况来看,利用密聊软件相互联系实施犯罪行为,其实保护的主要是上家。而邢某等人提供、电话号码等为网络、电信网络等犯罪分子走账的‘帮信’行为,比较容易侦破。”南京市检察院检察四部副主任赵煜表示,虽然密聊软件的出现给侦查取证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但随着侦查技术的进步,此类软件的“密”一定会被破解。

检察官说法

警惕密聊软件变成“有毒”社交平台

上述两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使用的“飞机”“纸飞机”等软件均系密聊软件,此类软件还有“密聊猫”“蝙蝠”“事密达”“海鸥”“小棉球”等。

据了解,密聊软件具有加密通讯、“阅后即焚”等功能,私密性极强。“这类软件本身无害,但是犯罪分子通过此类软件给未成年人、在校学生设下套路,很容易将密聊变成‘有毒社交’。”办案检察官介绍说,从办案情况来看,密聊软件因能为销毁证据提供便利,受到犯罪分子的“青睐”,成为犯罪分子实施新型电信网络的工具。而且,因密聊软件新奇,容易吸引未成年人、在校学生等使用,犯罪分子便使用密聊软件与他们联系,并教唆、引诱其犯罪,传授犯罪方法等,使未成年人、学生沦为犯罪“帮凶”。

密聊软件的服务器多数在境外,脱离国内监管。境外“上线”犯罪分子一旦发现异常,便会删除双方聊天记录,境内犯罪嫌疑人手机上的聊天记录也相应被消除,导致司法机关无法调取到相关账号注册信息、聊天记录,也无法通过定位、身份识别等方式查找到“上线”。同时,“上线”人员通过虚拟币或者支付宝口令红包等方式与境内犯罪嫌疑人进行佣金结算,也导致司法机关无法从源头查证资金流水,给追查犯罪、调取证据带来困难。

对此,家长要加强对孩子的监护教育,引导孩子合理使用网络,审慎使用交友软件,引导孩子文明、健康上网。如发现孩子有异常交友情况或者发现孩子被骗,要立即保留证据,并积极配合公安机关侦破案件。

作者:张仁平 罗金光 蔡志洪雒呈瑞

来源: 检察日报正义网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