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惯例,WWDC是开发者的盛会,是苹果对于未来系统更新的预告。然而,伴随着苹果首款MR头显Vision Pro的发布,一切都与以往显得不同了起来。

15英寸MacBook Air:号称世界最薄的15英寸笔电

首先登场的是15英寸的Macbook Air。这款采用15.3英寸(对角线)LED屏幕的新款Macbook Air,是2016年11英寸Macbook Air停止更新后,多年来苹果首次为Air系列增加的新尺寸。苹果宣称15英寸的Macbook Air是世界上最薄的15英寸笔记本电脑,其厚度仅为11.5mm,重量为1.51kg。

15英寸Macbook Air屏幕支持10亿色,P3广色域,原彩显示技术,分辨率2880×1864,最高亮度500尼特,但并未支持120Hz的高刷,刷新率仅为60Hz。

配置方面,其搭载苹果M2处理器,8核CPU+10核GPU的组合,官方表示其性能相较于2020款采用Intel Core i7 4核处理器的老款Macbook Air要快上了12倍之多(不太理解为什么要和三年前的老款对比)。内存8GB起步,最高可选配24GB,硬盘512GB起步,最高可选2TB。伴随着处理器能耗比的提升,结合大机身所能承载的66.5wh电池,其理论续航时间达到了18个小时。

接口方面,15英寸Macbook Air与13英寸保持一致,只有一个MagSafe3、两个USB4以及一个3.5mm接口。如果想要外接显示器或更多设备,拓展坞是必不可少的。

15英寸Macbook Air起售价10499元。作为Air系列的大屏产品,Macbook Air为热爱轻薄同时又不肯在屏幕尺寸上妥协的消费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M2 Ultra处理器以及新款Mac Studio和Mac Pro:堆料无止境

紧接着,苹果发布了M2系列的版本处理器-M2 Ultra。同时,搭载该芯片的新一代Mac Studio、Mac Pro也随之登场。

M2 Ultra作为目前苹果堆料最足的处理器,和M1 Ultra一样采用了UltraFusion架构,被苹果官方戏称为芯片怪兽。其拥有多达1340亿个晶体管,相比于M1 Ultra增加了17.5%,集成24个CPU核心、最多76个GPU,综合性能提升高达30%。但和M1 Ultra相同的是,其神经引擎核心依旧为32个。

据苹果官方介绍,M2 Ultra处理器支持多大192GB的统一内存,相比M1 Ultra增加了50%,其自身可进行机器学习训练,但总带宽依旧维持在800GB/s。

搭载M2 Ultra处理器的新款Mac Studio,片间完整性更好,且能耗更低,并能以更高的时钟速率运行。凭借着更高的性能,新款Mac Studio最高可支持22条8K ProRes视频剪辑,苹果的生产力最高水平果然还是要靠视频剪辑来体现。

配置方面,新款Mac Studio 64GB内存起步,最高可选192GB,硬盘方面1TB起步,最高可扩容至8TB,机身背面拥有4个USB4接口,2个USB-A接口,一个HDMI接口,一个10GB以太网接口以及一个3.5接口。机身正面则同样保留两个USB4接口以及一个SDXC卡插槽。

暌违4年的Mac Pro同样获得了更新,虽然在外观上依旧延续了此前不锈钢内框的铝金属机箱设计,但配置直接拉到顶,M2 Ultra处理器性能比起4年前的Intel版本提升了3倍。其最高搭载的6核GPU,比Intel版性能更是提升7倍,可以同时处理24条4K视频源。

接口方面,新款Mac Pro提供了8个USB4接口,数量翻倍。同时配有六个开放扩展插槽,支持Gen 4协议,可以用来扩展音视频I/O卡、网络扩展卡、固态硬盘等等。此外,新款Mac Pro还具备Wi-Fi 6E、蓝牙5.3,最高扩展192GB内存。

不过,新款Mac Studio和Mac Pro的售价就不那么美好了。毕竟面对的是专业用户,两款新品的起售价分别为32999元和55999元。

一众Mac系列新品过后,WWDC终于回归了开发者关于软件更新的主题。

iOS 17:小天才儿童手表逆袭苹果

作为全新的系统代表,iOS 17无疑是最受关注的。但,看起来也是最没有创意的。

iOS最先展示的改变是来电界面。苹果称之为Poster,具体功用就是可以全屏显示联系人图片,无论是照片背景还是emoji头像,都能让来电界面更为多彩多姿。苹果特意强调,针对中文用户和日文用户,可以将姓名竖向显示(这有什么好特意强调的?)。

Live Voice(语音信箱)功能支持了语音的实时文字转换,当不方便接电话的时候,可以将对方的语音留言转变为文字查看。当然,语音信箱功能在国内极不常用,远不如小爱语音那样AI戏耍骚扰电话来的实用。

iMessage也新增了语音转文字、位置共享、安全签到等功能。其中,安全签到功能可以分享当前定位给家人或好友,那些想要老婆查岗的用户,建议从此告别iPhone以绝后患。同样新增的还包括贴纸功能,包括将任意图片转换为贴纸表情等。当然,和微信相比,iMessage无论在普及度还是功能性上,都与我国水土不服。

NameDrop简而言之就是苹果手机用户可以通过一碰传交换名片,佩戴过小天才智能手表的小朋友应该对此极为熟悉。

AirDrop也变得更为强大了。此前AirDrop只能近场传输数据,而在iOS 17上,不仅支持了和NameDrop的一碰传,还能在远距离通过互联网继续完成传输。不知你有没有在公交或地铁中碰到过陌生人通过AirDrop发来的骚扰图片,在iOS 17上,即便你想下车逃离骚扰,可能也必须忍受互联网传输所带来的困扰。

同时,苹果也演示了人工智能在输入法方面的提升。英文输入过程中不但可以自动纠错,还能通过语境、使用习惯等预测接下来要输入的单词,语音识别也更为精准。只是不知道中文是否支持(中文输入法谁会拒绝第三方呢?)。

全新的日记应用Journal亮相。这是苹果官方为苹果手机全新开发的应用,支持调用照片、音乐、播客等多种内容,为机主留下更为完整的回忆。当然,Journal也意味着为苹果辛劳多年的众多同类型APP的遭到了官方背刺。老牌应用Day One在iOS上可有着近10年的耕耘,如今不知作何感想。

StandBy模式,简单来说就是在用无线底座充电时,可以显示诸如时间、小插件、播放进度等功能。当然,前提是你的iPhone得支持息屏显示(目前仅iPhone 14 Pro及iPhone 14 Pro Max支持),且你还需要购入一个无线充电底座。苹果这算盘打的真是妙。

当然,iOS 17最大的更新则是语音助手的唤醒词由延续多年的Hey Siri,变成了Siri。是的你没看错,Hey没了。变化就是这么大!

iPadOS 17:小程序抄袭乐此不疲

iPadOS 17的更新充斥着满满的敷衍。iOS上的锁屏设置,被照搬到了iPadOS 17上。同时,更多从安卓系统上学习到的小组件,也直接被平移了过来。你可以通过小组件直接控制智能家居,控制音乐播放,诸如此类,安卓用户早已玩了多年。

同时,iPadOS也内置了官方的PDF阅读器,可以进行批注,识别字段,也能跟官方备忘录进行联动。如果说iOS 17干掉了众多第三方日记APP,那么iPadOS 17下手的对象,就是此前被学生们誉为生产力工具的众多笔记APP了。官方下场,哀号遍野。

iPadOS 17还不忘增加了新的壁纸,比如星战系列等。总之,一切都为了美化。但是真的没人考虑到,iPadOS上的应用图标排列过于稀疏的问题吗?不能改变每行图标数量,再好的壁纸,搭配小程序,效果都是不忍直视啊。

macOS Sonoma:怎么还是小程序?

是的没错,新版macOS再次采用了美国加州的某个地名。这次的Sonoma来自于加州的索诺玛县,据悉该地生产葡萄酒,当地拥有260个酒园。

相较于命名的出人意料外, macOS其他的更新就让人看不懂了。iPadOS大批量复制粘贴安卓小组件尚可以理解,在macOS Sonoma上,苹果也大幅提高了小组件的适配。iPadOS因为配色各异的小组件已经不忍直视了,原本简洁的Mac桌面,如今也可以拥有小组件的干扰了。苹果硬件的设计美学,和糟糕的软件颜值,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极端。

同时,macOS Sonoma还增加了游戏模式,能让游戏拥有CPU和GPU的最高优先级,体验更流畅。直白点说,就是性能模式。同时,苹果宣布M系列芯片的苹果电脑支持了Metal 3引擎,还面向开发人员提供全新的游戏移植工具包,让游戏开发者可以更轻松地从其他平台移植他们的游戏到macOS Sonoma上面。

但,苹果血脉中一直都缺乏游戏基因,并不会因为一个游戏模式而改变。几年前的WWDC上,苹果就率先推出了Apple Arcade订阅模式,看起来高歌猛进,实则小游戏当道。即便是有强如M2 Ultra这样的芯片打底,但还是鲜有3A厂商愿意为其开发主流游戏,甚至是移植。

以往提到Mac上的游戏,数得上的3A也就是《古墓丽影》以及去年的《生化危机村庄》了。终于,本届WWDC上小岛秀夫登场,宣布《死亡搁浅》将在今年登录Mac平台。这让Mac拥有了第三款可以算得上主流的3A游戏大作(友情提示,《死亡搁浅》最早于2019年发布于PS4平台,且早已登录PC平台。恭喜Mac用户苦等4年,终于等到)。

watchOS 10:小天才儿童手表平替

watchOS 10苹果为Apple Watch用户带来了更多的交互方式。比如通过转动表冠来查看叠放的小组件,解决了之前照片表盘华而不实的窘态。同时,时间组件也可以通过颜色变化来提醒用户当前的时间,比如夜晚变成更深的颜色等。

最令人难忘的是watchOS 10加入了史努比主题的表盘样式。同时,watchOS 10也支持iOS 17的一碰传交换名片功能。本来Apple Watch四四方方的造型就象极了儿童手表,搭配史努比表盘和一碰传交换名片功能,小天才儿童手表瞬间显得高大上了起来。

健康方面,watchOS 10拥有更详细的运动数据记录功能。比如苹果用户健身过程中处于的阶段,测量当前的海拔高度,或者,高尔夫运动中检测球拍或者球杆的角度等。同时,watchOS 10新增对心理健康的关注,增加对抑郁症和焦虑症的自测功能,距离屏幕距离过近时还会进行提醒,降低近视风险。

关于以上硬件及软件的介绍,足足持续了整整80分钟。要知道,如此无趣的内容,让身处东8区的中国果粉早已昏昏欲睡。但让其坚持至此的唯一动力,就是苹果MR头显的发布。终于,北京时间凌晨2点20分,苹果MR头显终于登场。

苹果首款MR头显Vision Pro:充满了变数的一场豪赌

如果要问,库克麾下的苹果和乔布斯麾下的苹果有什么根本的不同,我认为,是面对产品的态度。乔布斯身为一名工程师出身的产品经理,对于产品,无论在硬件层面还是系统层面,都有着近乎执拗的苛求。他不允许不完美产品的存在,他是苹果得以封神的源动力。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销售出身的库克了。在库克的认知中,一款产品的热销足以掩盖其所有缺点,哪怕是万年不变的ID设计,哪怕是丑陋的刘海药丸。

但消费者心中有杆秤,如今的苹果,和当年的苹果,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也因此,库克急需要证明自己,证明在他的领导下,苹果一样可以拿出令世人再度沸腾的产品。而这一次,他把宝压在了MR头显上。于是,他花了七年的时间潜心布局,于是,他拙略的模仿了乔布斯那句经典的One More Thing。

没错,这个酷似潜水眼镜的东西,就是苹果的首款MR头显,官方称其为Vision Pro,一个上来就叫Pro,毫无苹果传承的名字。

在ID设计上,Vision Pro还是过关的。外框采用铝合金框架,头带为织物材质。配有一个实体按键和一个类似Apple Watch表冠的旋转调节按钮。机身正面为整块玻璃,凭借EyeSigh技术,可在外部观察的使用者的眼部细节。同时,操作也与普通的MR产品不同,没有手柄或者操控杆,但有两颗摄像头专门用于捕捉手部动作,纯手势操作。

配置上,Vision Pro配备micro-OLED屏幕,两块屏幕总像素为2300万像素,等于每只眼睛分到的像素比4K电视还多,支持4K广色域视频和HDR渲染。并且,还能对眼球进行动态捕捉,弥补手势操作的不足。Vision Pro搭载了两颗芯片,分别为标准的M2芯片和用于消除延迟的R1处理器。可以说,仅从算力来说,比起竞品的骁龙芯片,有着明显的优势。

M2芯片的算力自不必说,这款被用在Macbook多款产品上的芯片,早已证明了实力。而新加入的R1芯片,则可以处理来自12个摄像头、1个传感器和12个麦克风的输入,以确保内容实时呈现在用户眼前。同时,Vision Pro还搭载了苹果首款3D相机,能捕捉出具有纵深感的画面。

系统方面,Vision Pro搭载visionOS系统,UI设计类似iOS,但使用完全3D的界面,让数字内容如同真实存在于用户的物理世界中,内置全新App Store,用户可使用数十万款iPhone或iPad App。

Vision Pro可以实现巨幕电影观看,配合手柄玩游戏,甚至语音通话,word文档编辑等功能。还能和Macbook协同实现扩展屏的需求。同时,内置的空间音频系统,带有双驱动器音频吊舱和环境空间音频,也能让人在观影过程中更具沉浸感。

为了保证安全性,Vision Pro采用Optic ID安全身份验证系统,可分析用户虹膜,然后将其与受安全隔区保护的已注册Optic ID数据进行比较,用以解锁。

直到此刻,Vision Pro给我们的初印象都还算美好。作为一台一体机MR头显,Vision Pro拥有着最强的算力,最好的UI设计,近乎完美的工艺设计,以及与众不同的交互逻辑。但,直到我们发现了电池的存在,一切就不那么优雅了。

一般来说,早期的MR产品习惯将电池集成在目镜中,但不可避免的会造成头部的负担过重。而后来的产品,则大多选择将电池安放在绑带位置,用来平衡配重的同时,也保证了机身的一体性。但苹果Vision Pro却不那么优雅的拖着一根线。没错,从头部侧后方的一根线直接连到了外置电池上,如此设计,实在对不起苹果的名号。

而且,即便如此,外接电池也仅能提供Vision Pro两个小时的续航。可以说,但凡一部稍长一点的电影,都无法保证能在有限的续航时间内观看完毕。如此一来,更加凸显Vision Pro的短板。

结合其3499美元的售价(约合人民币25000元左右),Vision Pro初见的科幻质感,大打折扣。

库克高调的表示,Vision Pro是一款打破真实与虚拟的划时代产品,将带领人类进入空间计算时代,而众多MR领域的从业者,更幻想着依靠苹果的号召力,再一次将MR行业推向风口。但,Vision Pro能够承载如此重担吗?可能未必。

首先是使用场景。

时至今日,MR行业,无论是VR还是AR,都无法找到一个真正能够长期留住用户的使用场景。普通消费者无法说服自己将MR设备作为生活工作的必需品,受制于产品形态和便携性,MR设备短期内替代智能手机根本不可能。

其次是功能的缺失。

Vision Pro是一款3DOF的MR设备。作为一台大屏显示设备,Vision Pro固然可以在某些场景内替代iPhone或者iPad,成为生产力工具。但更多的场景中,3DOF设备并不能捕捉到具体的位置信息,也因此无法与环境产生更多的互动,这就注定了Vision Pro只能静静把玩的模式。

和其他VR产品可以通过操控杆来进行体感运动不同,Vision Pro截至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看到其任何的体感游戏类应用。在VR领域大行其道的健身应用,起码在目前为止,并不具备可行性。当然,不排除未来苹果会为其推出更多配件的可能性,但,任重而道远。

同样缺失的功能还正在于扩展性。一个如此优秀显示效果的设备,却没有提供哪怕一个USB4接口用于连接其他设备,白白浪费了其优秀的硬件性能。当然,这也是苹果一贯的风格。正所谓成也封闭,败也封闭。在智能手机领域,苹果依靠封闭的系统,统一的管理,让iPhone能以相对较低的配置流畅运行。但在极度缺乏应用开发者的MR领域,想要让厂商专职为前景不明的Vision Pro开发专有应用,不跨平台,显然过于乐观了。再考虑到苹果一贯以来对主流游戏厂商的态度,想要售价如此高昂的Vision Pro上诞生类似Beat Saber的杀手级应用,可能性不大。

总的来说,Vision Pro展现出的可能性很多,但遗憾的是,在这个时间点,它还是太过于初级了。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即便在发布会现场,媒体们也只能拍摄Vision Pro的外观,无法亲身体验到Vision Pro的实际感受。这就为Vision Pro造就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如果明年年初Vision Pro上市之时,消费者发现与发布会宣传的大相径庭,会让整个MR产业遭遇再一次重创。

无论如何,Vision Pro的诞生,对于苹果,乃至整个MR产业来说,都是一场豪赌。究竟苹果的号召力能否催熟一整个产业链,究竟Vision Pro是不是下一代消费级个人计算设备终端的代表,从目前来看,还吉凶难料。

一切还是等Vision Pro真正开售再做定夺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