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记者,我的名字叫做单晓宇。相信大家都听说过ChatGPT,它是最近互联网上最火的话题之一。OpenAI是美国的一个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他们研发了一个全新的聊天机器人模型-ChatGPT,这个模型可以通过学习和理解人类的语言来与我们对话,并协助我们完成各种任务,比如撰写邮件、论文、新闻、商业提案,创作诗歌、故事,甚至是敲代码等等。 ChatGPT上线仅仅2个月,它的活跃用户就超过了一亿,成为历史上增长最快的消费者应用之一。关于ChatGPT的讨论也变得越来越热烈。今天我邀请了多位财税专家,一起从税收视角对ChatGPT进行讨论。 对于ChatGPT这个新兴技术,我相信很多人都有担忧,担心机器会替代人类工作,从而引发失业问题。但是从财税专家的角度来看,这些担忧是没有必要的。职业空间的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新兴技术的发展也会带来新的职业机会。就好像当年汽车代替马车一样,会有马车夫失业的担心,但是现在我们依然需要驾车的人,只不过职业和角色不同罢了。 总的来说,我们应当以全球化、开放、发展的眼光来看待ChatGPT这个新兴技术,抓住机遇,挖掘潜力,为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很多专家都认为我们不用对此担心。从专家的分析中可以得知,机器人替代部分劳动将成为趋势,这在短期内可能对劳动力市场产生一定的冲击。但是从长期角度看,人工智能等技术将继续解放生产力,不仅为传统经济赋能,而且还会刺激更多的创新,带来新的产业形态,从而打开新的经济增长空间,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同时还能增加政府财政收入。 我的观点与阿里研究院数字财税研究中心主任张凌霄存在一定的共识,他说“新技术出现总会带走曾经的工作,但是也会逐渐衍生出新的职业,并带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使就业结构更加合理。历史上有许多类似的问题和情况,例如,19世纪的革命带来了工业化,汽车的诞生使许多马车夫失去了工作,英国实行了“红旗法案”来保护马车夫的权益,但最终却错失了整整30年的汽车发展机遇。实际上,马车夫们没有必要过于担心,经过一段时间的社会发展,他们逐渐从事新的职业,例如当司机或从事其他新型职业。” 可以看出,人工智能会给包括税收在内的所有行业都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我们应该根据市场的需求和趋势,发掘和创造适合自己的新机会,适应技术的发展,实现就业结构的合理化。作用”,另一方面也能调节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的发展,更好地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而持否定观点的人则认为,机器人并非任意消费品,其生产和应用背后往往需要经历长时间的技术攻关和资金投入,因此,征收机器人税可能会对相关行业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而且也不利于创新和进步。

在我看来,机器人在税收征管过程中的广泛应用可以极大地提升税收征管效率,这与数字税务、智慧税务的建设密切相关。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应用也能够为税务部门开展税收政策咨询、稽查选案等工作提供更好的服务,促进税法的宣传和税收的遵从。对于是否征收“机器人税”,我认为需要更加深入地探讨和研究。征税的目的是为了补偿那些可能失去工作的人群,而对“象征性”的征税可能会起到一些作用。但是,我们也应该考虑到机器人的生产和应用需要大量的技术投入和研发成本,征税可能会对相关行业发展产生不小的负面影响。我们应该充分权衡各方面的利弊,并且做好相关政策的制定和调整。人黄桑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我认为,对于向人类预测未来的ChatGPT来说,它的答案比较客观和中立。机器人是否应该纳税,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需要从法律、道德和经济等多个角度来考虑。对于是否征收“机器人税”,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一方面,征税可能会对那些可能失去工作的人群提供补偿;另一方面,征税可能会对机器人等新兴产业的发展产生阻碍,影响经济增长。在当前的时点下,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和讨论,才能够给出是否征税的确切答案。 无论是否征收“机器人税”,机器人在税收征管领域的广泛应用能够提高税收征管效率,促进税法宣传和税收的遵从,这是无可厚非的。同时,也需要我们思考如何平衡机器人等新技术的发展和工人权益的保护,实现人机共存和共同发展的目标。这需要政府、企业和社会各方面共同努力,制定出更加科学和合理的政策,来适应和引领时代发展的趋势。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征税,并不是一个完全解决就业问题的方案。我听从财税专家的建议,认为对机器人征税不是一个简单的税务或财政问题,更需要在考虑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进行评估。这还会涉及到税收的一些“基础之问”,比如税收的作用与机理是什么、税收应该在经济和社会中发挥作用的哪些方面等。 我们应该在既要保证税收的公平正义上,也要避免征税对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带来阻碍的理念下,审慎对待对机器人征税的问题。有一些国家出于保护劳动力就业市场的考虑,探索实施对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削减税收优惠的策略。但是,目前还没有国家开征专门的“机器人税”。我认为,不同国家对此持不同意见,可能是因为不同国家面临的社会、政治和经济问题不同所致。 据我所知,“机器人税”在美国遭到了相当程度的反对。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甚至认为,仅将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征税,并不能完全解决就业问题。因此,我们需要进行前瞻研究,评估机器人征税的各种可能影响,并制定出更加适应和引领时代发展趋势的的政策。例如,加强人工智能等数字时代潮流的跟随,发展新产业、新技术,确保经济发展和人员就业的平衡发展。更多的税收优惠政策。我认为,将机器人列为就业的“破坏者”是毫无道理的。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主任何代欣表示,在税制建设中重视机器人问题,并不代表要马上对机器人征税,而是要通过观察行业发展,理解其本质,并在税收设计中做到合理进入和有效设计。目前,各国正在从税收研究和税制建设的角度,积极关注机器人在人们生产和生活中带来的重大变化,并适当进行调整。 专家认为,机器人的广泛应用和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给现有的税收制度和税收工作带来了新课题。例如,机器人的广泛应用可能导致某些税种或税收制度“失效”,劳动力的减少也会导致个人所得税的税基缩减。人工智能的加速发展也可能导致经济发展的模式和企业经营模式的变化,这需要我们保持密切关注,并进行深入研究。 从纯工具论视角,我认为机器人只是生产经营设备,传统的税收制度与机器人的使用并不产生直接冲突。机器人只是提高了生产效能,或使得企业能够成为科技型企业,从而享受更多的税收优惠政策。因此,我们需要更加理性和全面地看待机器人征税的问题,并在政策制定时兼顾税收的公平和技术的发展。我认为,税收优惠和税收规则更新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如果常设机构虚拟化,传统的税收秩序可能受到挑战,需要针对这一情况进行规则更新。从社会政策的角度来看,机器人的广泛使用可能会对人类就业市场造成冲击,因此需要制定包括科技和税收政策在内的宏观政策来进行调控。同时,从科技伦理的角度来看,未来机器人可能会发展成为和人类思考能力独立的主体,这种情况可能会对人类社会、科技伦理、税收和法律等方面的制度造成根本性影响,需要对相关制度进行系统性的重构。 ChatGPT目前正在人工智能领域引发新一轮科技竞赛。我国已有多家公司,如百度、京东、科大讯飞等,宣布进入这个领域,其中百度的“文心一言”计划于3月份面向公众开放。我认为,这些公司的涌现将为更多的公司进入这个领域创造良好的环境。 财税专家告诉记者,鼓励技术创新是极其重要的竞争策略和政策信号。机器人技术是先进生产力的重要代表,也是先进科技的标志。因此,如果政府能够推出扶持性和鼓励性的政策措施,将有助于更多的公司进入这一领域的发展。我认为,制造业是我国发展的重要支柱。为了创造优良的政策环境,我们需要不断降低技术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应用的制度成本,从而为新技术和新业态的发展创造更多的机会,同时培育国际竞争的新优势。 在我看来,创造更好的税收营商环境是至关重要的。必须为我国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吸引更多的项目、资金和人才。专家建议,在经济和科技政策上要鼓励机器人公司的发展,将因此增加的税收收入和社会财富用于特定就业群体的补贴或全民福利。 翟继光分析称,我国人工智能相关企业大多属于高新技术企业,可以享受企业所得税低税率、固定资产加速折旧、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等优惠政策。为了鼓励行业的发展,政府可以继续推出更低税率、更快的折旧、更高加计扣除比例的优惠政策。 人工智能具有极强的消费场景属性,鼓励其发展对于落实扩大内需战略有积极意义。何代欣认为,政府需要关注和制定政策,以规范资本积累机制,在用好财税政策的前提下,对人工智能等产生的收益进行调节。这是未来需要重点关注和政策设定的方向。我看到了一篇有关税收政策的文章,它发表在2023年2月15日的《中国税务报》B1版上。 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些关于税收政策的见解和专家意见。我认为,建立适当的税收政策环境对于推动经济发展和吸引更多的资金和项目是非常重要的。政府应该设定合适的税率,以鼓励公司开展创新和投资。同时,政府还应考虑特定就业群体的补贴和全民福利等方面。这能够减轻贫困以及缓解社会问题。 我注意到,这篇文章也提到了我国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和税收优惠政策。专家建议政府应该为机器人公司的发展鼓励税收优惠政策,并将由此产生的税收收入和社会财富用于特定就业群体补贴或全民福利。此外,政府应该推出更低税率、更快的折旧和更高的加计扣除比例的优惠政策,以促进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 总的来说,这篇文章提示了税收政策对经济发展和创新的重要作用,同时指导政府推出适当的政策,以促进中国各行业的发展。

作者 admin